第06版:06版

第二十八回

原来邮书还可以这样写

作者:王宏伟

出版时间:2010-07-30

A- A+

    前几天去海边度假,我在行囊中放进了一本书,唯一的一本书,是苏善言先生的《博客侃邮》。其实在度假之前我就开始阅读这本书,没有看完,于是带到了海边。这本书的文章都不长,即使最长的,也超不过千字,拿起书来短时间内就可以看完一篇,看完一篇随时就可以放下;最主要的,是这本书写得很轻松,非常符合我的海边度假的氛围。

    在海边的几天里,我抽空将这本书读完了,在心情轻松的同时也感到了一丝沉重。书中有几篇记述了作者盖戳的经历,有满意而归的时候,也有屡遭拒绝的时候。我与作者有着相同的经历,至今,我仍保留着一见到邮局,只有时间允许,就进邮局在随身携带的邮资明信片上盖一个戳的传统。但在很多时候,这个“传统”很难继承下去,因为有很多营业员说着同样的话:“我们这里不能随便盖戳,这是规定!请您将明信片投进信筒中,就可以盖戳了。”在营业员“谢谢,欢迎再来”的礼貌用语中,我无言以对,“规定”岂能破坏。苏善言先生“君子善言”,我非“君子”,更不“善言”,于是,我只好转身离开。

    苏善言先生在《博客侃邮》中记录了在“集邮过程中开心的事、搞笑的事、无奈的事乃至气人的事”。而这些“事”,苏善言先生拣最少的字来写,因为他知道现在的生活节奏太快,长篇大论很多人无暇阅读。

    在《博客侃邮》中,苏善言先生还写了多首“打油诗”,王威先生在“代序”中称这些“打油诗”:“绝对是一道最有风味的小吃,像烤鱿鱼,又像煎焖子。”王威先生的评价形象而准确,这些言简意赅、清秀隽永、或褒或贬、游刃有余的“打油诗”,看似信手拈来,却也彰显了苏善言先生深厚的文字功底。

    其实,《博客侃邮》是不是集邮界第一本纯粹来自博客的文集,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原来邮书还可以这样写。

(010)649637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