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版:05版

议说四大乐圣入方寸

作者:李近朱

出版时间:2010-07-30

A- A+

5-李近朱照片.jpg

    2010年7月15日,久已盼望的“外国音乐家”邮票问世了。这套邮票所遴选的巴赫、海顿、莫扎特、贝多芬,有两位德国人,有两位奥地利人。在西方,德国、奥地利是欧洲音乐文化的一块丰厚的土壤,这四大乐圣正是这块“人杰地灵”沃土的骄傲,也是人类文化史上的瑰丽与辉煌。发行这套邮票无疑彰显了一种汲取与珍视人类历史上一切精神财富的开放性的胸襟。

    当然,在西方古典音乐500余年的历史长河中,星汉璀璨,还有许多音乐大师可与这四大乐圣比肩而立,更有为中国人所熟知的音乐巨匠,如柴可夫斯基、施特劳斯等人,他们以其在音乐历史上的伟大创造和对于中国人的深远影响,亦可堂皇步入中国发行的“外国音乐家”邮票之中。于是,就发生了一个为什么唯独选出这四大乐圣作为西方文化名人的代表进入东方中国的邮票天地?在邮票选题及设计的日子里,我在同设计家和有关专家沟通中,逐渐感悟到了一些关于选择这四大乐圣理由的理解与见解。

    在20世纪以及21世纪的近现代,在音乐欣赏领域有一个约定俗成的说法,即把流行音乐以外的诸如交响音乐等西方“严肃”音乐,笼统称做“古典音乐”。这是一个广义的关于“古典音乐”的概念。其实,在西方音乐发展史上,“古典音乐”相对于浪漫乐派音乐、民族乐派音乐、印象乐派音乐、现代乐派音乐等,还有一个狭义的规范的概念,即“古典音乐”只是指一个活跃于18世纪初叶至19世纪初叶的音乐流派。这个流派发端于欧洲音乐之都维也纳,因此就有了著名的“维也纳古典乐派”的称谓。这个“古典乐派”的代表人物是海顿、莫扎特和贝多芬三人,于是,也便有了“维也纳古典乐派三巨人”的说法。这三大乐圣在西方音乐历史上是一个“峰巅”,是影响百代的西方音乐的精英,也是西方“严肃”音乐最具代表性的人物。恰恰在我国发行的“外国音乐家”邮票中,就有这三位音乐巨人的身影。

    那么,另一枚邮票上的巴赫呢?大家注意,邮票中的巴赫置于首位,是4-1,即四枚邮票中的第一枚,是在海顿、莫扎特和贝多芬之前的第一枚。这个位置恰恰说明了一个音乐史上的事实,那就是,在“维也纳古典乐派”之前,巴赫所处的17世纪,正是以宗教音乐为主体的“巴罗克”时代,这个时期的音乐被称做“古典音乐的先声”,即巴赫等“巴罗克”时代的音乐家为后来的古典乐派的诞生奠定了基础。因此,将巴赫这位古典乐派的先驱人物与“维也纳古典音乐三巨人”连缀在一起,便形成了一条西方古典音乐的从源到流的完整的轨迹。可以说,这四大乐圣正是西方古典音乐的最精粹的体现。

    而约定俗成的相对于流行音乐的那个广义上的“古典音乐”的说法,与历史上的那个专指从“巴罗克”古典音乐的先声到“维也纳古典乐派”的说法,从外在名头到内在含义又相一致。于是,这套邮票所遴选的四大乐圣既准确地表述了真实的音乐史迹,又体现了当代人们口口相传的“古典音乐”这个广义的概念。这便是“外国音乐家”四枚邮票成立的充分的理由。无论今后会不会还有第二组、第三组“外国音乐家”邮票继续将西方音乐史上的其他诸如施特劳斯等音乐大师推上方寸,已发行的有巴赫、海顿、莫扎特和贝多芬的“外国音乐家”邮票的选择,无疑是有科学依据的,是有成立的理由的。即使今后再也不发行这类邮票,这四枚邮票已经足以表述西方音乐最辉煌的成果。

    所述四大乐圣入方寸的理由,只是我个人为这套邮票作的一个诠释。目的是想为我们在细细品味和“阅读”这套特殊的邮票时,有一个探寻的线索和一些应知的信息。

(010)649637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