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版:02版

高羔是谁

作者:王新中

出版时间:2010-07-30

A- A+

2-赵保宁.jpg

2-小雪.jpg

    横亘于黄河之上的兰州中山铁桥,已历经百年风雨。为了纪念铁桥建成100周年,2009年曾发行了明信片一套,共四枚。明信片的画稿是由中国美协漫画艺委会会员、甘肃文史研究馆馆员苏朗绘制,而文字则由高羔撰写。今年年初,由甘肃邮政函件局与甘肃封片戳研究会,策划制作了一套以我国传统的二十四节气为题材的《二十四节气》明信片,这套明信片的文字撰稿还是高羔。

    看到这些邮品,也许有人会不由自主地在脑海中圈起问号,高羔是谁?在今年第2期的《集邮》杂志上,赖景耀会士撰写的一篇文章揭晓了答案。在这篇名为《〈二十四节气〉亮相邮政贺年片》的文章中有这样一段话:“(《二十四节气》明信片)文字由《甘肃邮电报》编辑、兰州市集邮协会宣传工作委员会委员高羔撰写。”

    其实大家可以看出来,高羔是作者的笔名,高羔真名叫马智勇,除担任兰州市集邮协会宣传工作委员会委员外,在今年召开的甘肃省集邮协会第六次代表大会又当选为甘肃省集邮协会理事及学术、宣传工作委员会委员。

    对于笔名,我国古已有之,虽无笔名之说,但有表字、别号、室名之类,其性质用途与笔名颇有相通之处。笔名可以包罗万象,但是却往往涵盖着作者的志趣、审美,以及人生态度。著名作家冰心曾在《晚晴集》中谈到自己的笔名:“但我终究是大学里的小学生,思想和文字方面都不成熟,我不敢用自己的名字,就用了‘冰心’这个笔名。”也许高羔这个笔名也包含有一定的意义在其中,但是我却从未向他问起过。

    认识高羔已近十年了,通过与他的交往,作为编辑他曾编发过我的稿件,我也曾读过他写的一些文章。这样可以说是在时间与空间上,对他有了“全景式”、“立体化”的了解。

    每次去编辑部找他,都可以看到他的办公桌上堆满了各种集邮报纸、刊物,以及读者的来稿。高羔涉猎颇为广泛,他对集邮、收藏、文史、文学均有研究。他曾为著名作家陈忠实写过一篇书评,陈忠实为此给他写来了热情洋溢的书信,并随信寄来了刚出的一本新作;高羔撰写的文史稿件,曾被兰州电视台拍摄成专题片。

    对于集邮,高羔曾告诉我,他在上中学时就非常热爱,可是后来由于上学和忙于工作,中途就荒芜了。但是这种热爱仿佛渗透到了他的内心,就像是初春蓄满了活力的枯枝,一俟春风的吹拂,马上就萌生出一片新绿来。

    孔子曾说:“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正是他的这种发自心底的对集邮的热爱,又转化为他对集邮事业的执著。记得一位邮友和我谈起高羔,原来有一次他曾和高羔相约下班后去采访一位集邮者。当时正值盛夏,他们顶着烈日、冒着炎炎暑热乘车前去集邮爱好者的家中,当他仔细聆听了这位集邮爱好者的讲述,并做了详细的记录和拍照后,出门到了外面,才发现漆黑的夜空中下起了瓢泼大雨。雨点像鞭子一样抽打着地面,溅起了一层水雾,看起来,雨并没有要停的迹象,没办法,他和高羔只有饿着肚子钻进这雨幕中,往家里赶。这位邮友住得比高羔近,当他到家时,高羔还要走上一段路才能到家,当这位邮友望着高羔在黑黑的雨夜远去的身影,心中产生了一种感动。

    高羔干什么都有一股子犟劲,也就是非要弄个子丑寅卯来。在一次邮展上,他看到一位邮友的邮集说明还存在一些偏颇,当时就指了出来。这位邮友依然坚持他是正确的,最后高羔就到处查找资料,证实了他的正确。最终使这位邮友折服,并真诚表示了感谢。

    这些年来,通过我与高羔的接触,他给我留下了这样一个印象,那就是谦逊而质朴、忠厚而守信。同时,他给人另一个感觉就是笔耕不辍,视文字如生命。每当节假日,有两个地方是他的所在,不是在图书馆的一个旮旯里,就是在书店的书架前,总能看到他伏案或是翻阅的身影。有时马路边的旧书摊上,也能碰到他就着昏黄的路灯,蹲在路边淘书的情景。他曾对我说过:兰州作为甘宁青邮政总局的驻地,有许多邮史需要挖掘。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为此他写下了大量的邮史类文稿,如他写的《浅谈莫高窟邮票设计中的颠踬问题》、《方寸天地显神韵——邮票上的周恩来墨迹》、《邮票上的孔子像》、《斯文赫定笔下的兰州关帝庙》、《关于天水加盖陇南邮票的再商榷》、《寻觅集邮的本源》、《徜徉在集邮的春天》、《异彩纷呈的邮人个性化明信片》、《在兰州邮黄河》、《屈原到过甘肃吗》、《藏传文化凝聚方寸——〈拉卜楞寺〉特种邮票首发式侧记》、《又上黄河第一桥》、《百年风雨凝聚方寸——〈兰州大学建校一百周年〉纪念邮票首发式侧记》等稿件。

    《二十四节气》明信片的制作发行,更是倾注了高羔大量的心血,这套明信片以一卡一文一画的形式,图文并茂地反映出每个节气的特点。此套贺卡的撰文涉及历代名人的诗词佳作,农谚、俗语就达44条,读之仿佛又感受到古人以景寄情、随节气变迁的感怀,以及节气里的民风民俗,同时也学习和汲取了农耕文明给我们带来的厚重的文化和丰富的营养。

    高羔还曾为我的《邮缘——我的集邮人生》(六)写了一篇题目为《心中的新中》的文章。他在文章中引用了晋代陶渊明的《五柳先生传》中的一句:“闲静少言,不慕荣利。好读书,不求甚解。”我们现在来看,不慕荣利和好读书也许正蕴涵在“高羔”这一笔名当中。

(010)649637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