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版:服务·营销

基站“隐身”降低成本攻坚克难

中国铁塔助力成都天府国际机场插上5G翅膀

作者:唐泽文 邹润桃 黄庆

出版时间:2021-03-30

A- A+


  2019年到2023年,四川铁塔计划在全省建设26万个5G基站配套站址。其中中心城区17万个,其他区域9万个;宏基站与微基站总量分别为13万个。今年将新增交付5G宏基站3万个、5G微基站2万个。

  “完成80%了,按计划2月28日完工没问题。”1月13日,成都铁塔天府国际机场民用通信项目部项目经理胡毅在T1航站楼盘算着工期。

  成都天府国际机场实现5G信号全覆盖,覆盖面积达320万平方米。29个宏基站、308个微基站、1.3万个室内分布天线将织起一张无死角信号网,覆盖跑道、航站楼、登机廊道乃至地下室的每一个角落。

  可以说,天府机场通信建设从规划设计到竣工使用,既“精巧”又“扎实”。

前瞻性一体式规划巧妙让基站“隐身”

  驻足T1航站楼候机大厅内仔细观察,没发现一个基站。胡毅笑着指了指头顶的一处天花板:“全藏在里面哩!”果然,透过天花板缝隙认真查看,隐约能看到一些设备“藏身于此”。除信号设备外,强弱电、取暖、消防等设施都在这里面。“机场规划之初,就把5G硬件布局考虑进去了,这是天府机场和其他机场不同的地方。”

  早在2018年,通信设施建设就被列入整个机场规划进行一体考虑。直到2019年9月,通信建设正式入场前,各方仍在反复论证基站位置、数量与具体施工方案。胡毅给出的理由很生动:“上万个设备,如没有设计好,机场可能看起来就会像一个‘基站场’。”

  “基站属于‘毛细血管’,正在逐步完善中。T1航站楼5G通信的‘心脏’信号传输机房已修好。”铁塔公司现场施工人员张翰云说。

  机房位于航站楼一处地下室,数十台机器不停闪烁着各色灯光。张翰云介绍,这些设备目前处于试运行状态。“基站负责发射、收集信号,信号中携带的数据信息则在这里汇聚,并向后端进行传输交互。”

  机房内,几名工人在进行光纤熔接,搭建备用光缆线路,让T1航站楼的机房与其他机房相连。“天府机场5G布局的特点是,13个机房形成一个闭环,如有机房出了问题,也可通过闭环之间的联系采取替代方式进行工作。”

  机房内,设备只占一半面积,另一半空着。“这是为今后升级做准备。”胡毅说,此次5G建设能直接融入机场规划,很重要的原因是时间节点踩得好:5G的兴起和机场建设正好同步。“以后技术更新了怎么办?我们需要预留空间。”

共建共享成效显著成本降至三分之一

  在这张全面覆盖整个机场的5G网络中,宏基站覆盖300~500米,用于开阔场景信号支撑;微基站覆盖150米,用于登机廊桥等重点区域;室内分布天线覆盖50米,用于立体建筑中的深度信号覆盖。

  机场的围界由双层金属栅栏组成。栅栏中间,就有不少已建成的微基站。这些微基站的杆体上,不仅挂载有通信设备,还挂载着机场的监控设备。

  “共建共享是国家成立铁塔公司的初衷,也是天府机场通信基础设施建设的一大亮点。”胡毅说。

  一方面,铁塔与机场共建共享。铁塔建设的基站杆体用于机场的监控设施挂载;机场建设的照明设备,也为铁塔提供设备空间。“都在设计之初就确定了,比如杆体的高度等细节,都按照能满足双方需求的标准设计。”张翰云说。目前,整个机场共有近200个杆体进行了共享。

  另一方面,三大运营商也共同使用铁塔的配套设施——所有通信基础设施都由铁塔统筹建设,运营商只需将自己的设备挂载上去即可。胡毅介绍,整个机场通信网络建设投入,铁塔公司投资总金额超过2亿元。“如按以前运营商自建方案,建设成本、消耗资源基本是现在的三倍。”

  抓项目也有“兵法”可循。首先,统筹统建,纳入规划。由铁塔公司统筹规划、建设成都天府国际机场内民用通信基础设施,其建设方案直接纳入机场建设规划。其次,共建共享,降本增速。铁塔公司建设通信配套设施,三家运营商直接共享,建设速度更快、建设成本更低。最后,多杆合一,专社互通。力推“多杆合一”“一杆多用”,具备运营商微基站设备安装条件的同时满足机场监控设备安装条件,实现通信资源向社会开放共享。

项目建设攻坚克难要把延误的工期抢回来

  为抢回因疫情耽搁的工期,成都铁塔组织施工人员7×24小时“三班倒”赶进度,“机器不停人不停”。

  记者了解到,天府国际机场建设工地距最近的草池镇也有30多公里。工地上连烧水泡面的条件都没有,公司机场建设项目部的员工只能在镇上把早饭吃饱,下一顿就要等到晚上8点收工之后了,“午饭只有随身带着的馒头就咸菜,大家忙起来还常常顾不上吃”。

  “一天中只有吃饭时间,项目部的全体人员才能够凑在一起。”成都铁塔重大组组长胡涛往往利用早饭时间开会安排工作,用晚饭时间总结工作,“吃饭时间就是每天的例会时间”。

  “每天驱车往返要200公里。”胡涛谈到,公司机场建设项目部驻地是从当地村民那里租来的民房,没有自来水和天然气,因为地方偏远,还经常停电。受疫情影响,大家在草池镇租住的临时旅馆、餐馆都停止了营业,每天不得不从市区的家里驱车200公里往返。因疫情防控需要,通往机场建设现场的道路进行封闭管理,他们只能选择乡村小路,每天多绕行30多公里。

  “路况不好,爆胎是常有的事。”乡村小路崎岖不平,晴天扬灰,雨天泥泞,一般的轿车很难通行。一次去机场建设指挥部开会的路上,为让行前方来车,胡涛没把控好方向盘,车子一头栽进旁边的水田。另有一次,胡毅开车去工地的路上,被碾压弹起的鹅卵石将自驾车挡风玻璃砸出了一个大窟窿。

  “每逢雨天下现场,黄泥巴粘得满鞋都是。”由于没时间及时更换,胡涛竟然在短短几个月内穿破了好几双劳保鞋。“那个时候,我们的复工组织面临着审批进场难、物资缺乏、物流不畅、人员不齐等好多问题,但最后我们都挺过来了,延误的工期也都抢回来了。”胡涛回忆着奋战的日日夜夜感慨地说。

  2020年6月,天府国际机场主体区域首栋建筑ITC大楼民用通信项目完工并开通运营;7月,配套区首栋建筑安保大楼开通运营;2021年1月完成机场试飞,预计4月底前机场所有民用通信项目竣工并投入使用。

(010)6498 2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