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版:智能互联

对带货主播个人的管理难在哪里?

可施行“黑名单”制的法律分析

作者:张德志

出版时间:2020-08-07

A- A+


  虽然对直播带货人的定位是代言人、员工、表演者、导购,还是网络销售员还存在争议,但是直播带货人要遵守国家法律规定是毋庸置疑的。

  从现行法律规定看,对直播带货人个人的管理,除了《广告法》中有关代言人的规定外,在涉及商品服务销售方面,基本上都是对经营者、电商平台的主体责任,针对直播带货人的个人处罚几乎没有,虽然也有呼声提出要建立直播带货人的“黑名单”制度,但是在法律依据、具体条件、执行主体等方面都存在争议。针对以上问题,笔者认为不妨参考一下我国在文化领域对网络表演(直播)个人的管理规定。

  2018年以来,为净化网络表演(直播)环境,维护行业发展秩序,文化和旅游部市场管理司指导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网络表演(直播)分会实施网络表演(直播)行业联动机制。根据《关于强化网络表演(直播)行业联动机制的通知》,该分会启动直播行业主播“黑名单”和“灰名单”管理制度(试行),并于2019年进行修订,要求行业企业携手建立联动机制,联合抵制、惩戒违规主播,净化网络表演(直播)环境。

  主播“黑名单”是指表演(直播)过程中含有禁止内容、严重违反网络表演(直播)有关法规规章,且社会危害严重的主播名单。主播“灰名单”是指有违规行为但恶劣程度尚达不到永久封禁的主播名单,对进入“灰名单”者要进行3个月至1年的阶段性共同封禁。

  主播“黑名单”主要由三部分组成:一是被各平台列入永久封禁并上报的主播;二是经社会举报并被政府监管部门核实认定的主播;三是已被政府监管部门列为查处对象的主播。主播“灰名单”主要通过平台上报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网络表演(直播)分会,由分会内容审核评议委员会审核认定。“黑名单”中较为知名的人物包括策划并刻意炒作“萝莉变大妈”事件的斗鱼主播乔碧萝殿下、在直播中做出疑似剁手指举动的红花会说唱歌手贝贝等人。

  目前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已经设立“直播销售员”新岗位,但尚未设置对应的资格考试及考核制度。有观点认为,部分网红主播受自身素质制约,不具备足够的产品鉴别能力,法律意识不强,少数主播价值观扭曲,应加强行业准入的资质审核与备案,对从业人员从法律意识、诚信意识等方面开展资质审核,从而提升从业人员的职业素养和规范意识。还有观点认为,有资质的行业协会与机构应对从业人员进行系统性培训引导和规范化考评。根据主播经营范围,对已经取得资质的从业人员进行以专业胜任能力、职业道德水平为重点的培训与年审。

  其实,在一个一句话不用说,光是低头吃饭就可以有几十万粉丝的时代,我们强调直播人的资格认证,似乎缺乏互联网思维。从面向市场的需要来说,设置过于严格的前置条件,也不利于“双创”等营商环境的构建。对于培训和审核的资质要求,低了没有意义,高了也很难达到。如果要求资质审核,李佳琦、薇娅、罗永浩等是否要第一批被培训及考核,如果取得不了资质是否直播就得停止?

  在笔者看来,一种比较可行的办法是,在直播带货人申请进入平台时宣读承诺书,其内容主要是遵守国家相关法律和政策等。宣读的音频由电商平台备存使用,还可以与主播带货时的音频做人声比对,确认主播的身份,服务于日后平台自律规范及政府有关部门的监督管理。

  实际上,带货直播领域的“宽进”不是没有底线的,对于被列入网络表演(直播)行业主播“黑名单”等国家明确封杀的个人、违反《广告法》《反不正当竞争法》等涉及消费者权益被处罚的个人等,都要明确提出不准进入。对于担任企业法定代表人的个人,如果该企业受到吊销营业执照、责令停产、停业等处罚,也应列入“黑名单”,取消其直播资格。

  由市场监督管理机构指导,消费者协会、行业协会、电商平台、经营者、直播带货人代表等各方可以组成有权确定直播带货人“黑名单”的机构,参考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网络表演(直播)分会内容评议委员会审核、会长联席会审议确认模式执行。对带货主播可以采用“黑名单”制,“黑名单”的认定条件及法律责任,主要依据是国家对网络、广告等的管理规定,同时也可参照《民法典》等有关合同等民事法律规定。

(010)6498 2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