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版:法治视界

疫情期间如何妥善收缴欠费?

作者:周景民

出版时间:2020-08-07

A- A+


  受疫情影响,运营商上半年收缴通信欠费指标普遍下滑。根据运营商考核惯例,两个月以上的欠费往往不计入收入指标,除非后期回收。运营商欠费考核指标分为当月回收率、回收与待收比率以及综合考核指标三项,这些指标的完成情况决定着对欠费工作的评价,影响到收入考核。

欠费产生的原因

  从外部原因来看,疫情期间,部分习惯到营业网点缴费的用户无法出门导致欠费,部分用户不会或不愿线上缴费导致欠费,部分用户由于失业收入减少影响缴费,部分用户搬家或者退租没办理报停或拆机放任欠费发生,部分单位用户停业或者倒闭没有资金缴费,个别单位用户因疫情导致内部报账环节不畅无法走账。

  从内部原因来看,有些用户对话费存在争议且没有及时解决而拒缴,自有或代理营业网点停业减少了用户缴费的平台,有些用户需先取得发票才能报销,因疫情导致部分网点无法正常营业出票。为响应国资委号召,做好疫情防控公共服务支撑保障,三大通信运营商执行疫情期间不得因欠费停机政策,导致部分欠费金额进一步扩大。无论内外部欠费原因,欠费客观上是一种现实的合同违约行为。

欠费追缴的法律依据

  用户与运营商之间是通信服务合同,《入网协议》中就有关欠费后的法律责任进行了明确约定。根据《电信条例》第34条规定,用户有按时足额缴纳通信费的义务。经过催告,超过缴纳期30天仍不交纳,日按千分之三缴纳违约金,可暂停向其提供电信服务,再超过60天仍未缴可终止服务,并追缴欠费和违约金。虽然主管部门要求运营商承诺疫情期间不得停机,但并没有说不得追缴欠费和违约金。

  用户对因疫情而未使用期间的费用不予认可欠缺法律依据,但根据《合同法》有关损失扩大责任负担规定,能止损而放任应就扩大部分自担责任。用户能通过客服号或网上营业厅进行报停,仅交保号费,防止损失扩大,用户未采取此项止损措施,放任产生包月费等,应按原合同缴费。欠费本身是合同违约行为导致,根据有约必守原则,应承担违约责任。疫情期间不得停机,只是考虑公共安全,暂时可以缓交。

欠费追缴的法律途径

  通过客服号、催欠电话、短信、邮箱等途径通知,保留痕迹,起到告知、保留时效的作用。根据《合同法》及《电信条例》规定,一方违约后,另一方在合理的时间内以合理的方式通知另一方履约。《民事诉讼法》规定,诉讼时效为三年,通知能产生时效中断的效果,即重新起算三年诉讼时效。

  去公司律师函。公司律师以其专业性、权威性对欠费者有一定的威慑力,至少能起到诉讼时效中断的法律效果。公司律师比外部律师对电信业务更加熟悉,其拥有法律执业资格比一般催欠人员法律知识丰富,并且节约代理成本。

  向被告所在地或双方约定的争议解决人民法院申请支付令。双方电信法律关系明确,事实清楚,争议不大,案情简单,根据《民事诉讼法》督促程序,可以申请支付令追缴,成本较低。

  根据双方《入网协议》约定的争议解决方式,或诉讼或仲裁。若走诉讼程序,由于双方系小标的、争议不大的案件,往往走民事速裁程序,简洁高效完成追缴工作。鉴于法院裁判文书和仲裁书的权威性,可以申请强制执行,可影响到欠费者的诚信记录等,能对潜在的欠费者起到威慑或督促作用。

  2020年是运营商高质量发展年,欠费侵蚀运营商的经营成果、抵消收入,损害社会诚信体系。通信企业承担着国有资产增值保值的责任,做到颗粒归仓可减少国有资产流失,这是高质量高效率发展的重要方面。总之,疫情不是不交通信服务费的免责理由,运营商与客户本质上是一种服务买卖的法律关系,是一种法律规制下的双方交易行为,在欠费协商不成的情况下,采用法律手段追欠是最后一道有效手段。

  (作者单位:中国电信西安分公司曲江营维中心)

(010)6498 2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