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版:头版

助力打赢脱贫攻坚战|变身“农民”的电信驻村书记

“和我在乡村的路上走一走”

作者:刘丁

出版时间:2020-06-30

全文共2687字

A- A+


  午后的暴雨停歇,夕阳金光绚烂,层层叠叠的山峰下,浸过水的菜地好像涂了一层油。

  走出村委会的林立君本能地抬头看天,叹了口气,说:“成为‘农民’以后,就更期盼风调雨顺,下大雨怕影响果树结果,出太阳怕出苗晒死,阴天怕光伏系统产能低。”

  2019年之前,林立君搞了半辈子无线网络,做到中国电信广东公司网优中心副总经理,2019年5月之后,他成了广东省连州市四方村的驻村扶贫工作队第一书记兼队长,住到了村里,专职做驻村扶贫工作,成为村民口中的“林书记”。

  目前,中国电信广东公司向四方村派驻了3名专职扶贫队员,副队长曾卫红此前在中国电信连州公司做了23年的副总经理,队员黄国辉之前是中国电信连州公司市场部经理。

  在广袤的乡村土地上,他们都变身成为“农民”,也恰是这些第一书记或驻村干部,打通了精准扶贫“最后一公里”。

扶贫工作需要强大的内心

  “扶贫工作有什么感触?你猜我会说怀揣对苦难群众的怜悯心吗?我会跟你说,扶贫工作更需要一颗强大的内心。”林书记说。

  贫困户何大爷,70多岁带着全家从外地迁回本村,没有田地耕种,没有收入来源,儿子打零工,儿媳妇残疾,还有两个孙子。扶贫工作队根据他家的劳动力情况,协调村民和资金,提议帮助他搭个鸡窝,养鸡增加家庭收入,结果何大爷就是不同意。方言难懂又无法沟通,工作队和村委会干部多次上门沟通还是没有结果。

  “所以说,扶贫工作要有自我净化的能力,需要强大的内心。”林书记说。

  春节的时候,扶贫工作队带着物资去慰问,一个贫困户非要让扶贫工作队请吃饭,一直跟着扶贫队员走到车边,扶贫队员知道那人原本有点喜怒无常的,虽然内心忐忑,但还硬着头皮拉开车门,说那你上车,请你吃饭。结果,那人趁着车门一开,迅速从怀里掏出两个纸包,扔到了后座上,转头笑嘻嘻跑开了。扶贫工作队后来发现,那是两包黄豆,是他自己种的。

  “也就两斤,不值钱,但我们知道那是他的心意,更重要的是,他原本懒惰,在我们的督促之下变勤劳了,用自己劳动的果实感谢我们,就很欣慰。”林书记说。

  “扶贫扶志。扶贫难,扶志更难,但也最关键。”林书记说。

20多年没铺上的路终于铺好了

  跟着扶贫工作队走在乡村路上,边走边聊,很快就到了四方村的村口。

  进村的水泥路面,有40米左右的颜色不同,一看就是新铺的。

  “这段路原本是泥路,两个邻村在这块土地上存在纠纷,曾导致两村人械斗,甚至动用了警力、抓了人,所以20多年都没能铺上水泥,直到2019年扶贫工作队在镇和村的协助下,才解决了这个事儿。”四方村村党总支书记唐建业说。

  舞火龙是这里独特且历史悠久的风俗。每年八月十五,各个村落的人们,用稻草制成草龙,几人一组舞动游行。舞龙者不论男女,甚至还有小孩子,而聚集的不同舞龙队伍,在散场后发生群殴械斗也是屡见不鲜。

  “我们村干部和镇干部,这么多年都没法正常休法定假日,尤其是八月十五,还要警力加上铁马护栏维持秩序才行。”唐建业说。

  “这工作咋做?只能依靠基层党组织和村里的党员干部,我们下大力气搞党建扶贫。”林书记说,“我们首先开辟各村民小组党小组的活动阵地,然后让村里的党组织活动正常开展起来。”

  四方村包括八个村民小组,帮扶单位中国电信广东公司出资,新租赁或者利用现有场地,在各个村民小组开办党群活动中心。

  党组织会议每月举行一次,强调党员身份,强调表率意识,学习党的理论;另外,除了党的活动,扶贫工作队还利用会议,宣传扶贫政策,听取村民诉求,进行法制法规宣讲教育。

  村民对扶贫工作队的态度也慢慢转变了。

在四方村建起了平安乡村、云广播

  跟着扶贫工作队在乡村路上继续走,我们进入村子,在路边民房的屋檐下,看到一个摄像头,不远处另一个屋檐下,看到一个音箱样子的广播喇叭,这就是中国电信在四方村建设的平安乡村和云广播系统。

  2019年7月,中国电信在四方村建成了覆盖全村的天翼智能云广播系统,用来提升舆论引导、政令传达、文化传播、知识学习的覆盖面和时效。

  2019年10月,中国电信利用技术优势,投入18万元左右的资金,在四方村建设了平安乡村系统,这才有了遍布四方村的80多个监控摄像头。

  “平安乡村系统建成后,我们的工作量明显下降,村委开着门也不怕电脑丢了,纠纷也少了;利用云广播通知村民事情,也免去了挨家挨户敲门的辛苦。”村党总支书记唐建业说。

教育扶贫:孩子们的曾阿姨、曾老师

  跟着扶贫工作队顺着乡村的路继续走,前面就是天翼学堂。

  2019年10月,依托中国电信天翼高清,扶贫工作队在四方村八个村民小组建设了天翼学堂,让村里孩子能通过网络获取优质的教育资源。

  扶贫工作队的曾卫红,负责教育、医疗、就业等扶贫工作。由于经常在天翼学堂组织同学们学习,所以她也被孩子们亲切地喊做“曾阿姨”“曾老师”。

  “这里师资力量弱、学习氛围不浓,孩子们学习成绩差,家长对教育重视程度也不够。”曾卫红说。

  2019年8月,扶贫工作队组织了村里的29名三好学生到广州参加夏令营,参观中国电信广东公司客户体验云中心、NOC监控大厅、广东省科学馆、广东省博物馆、黄埔军校等地。

  为了帮助村里的孩子提高成绩,曾卫红还组织了网络辅导班,从华南师范大学邀请大学生教师,利用网络给11名于2020年参加中考的初三学生补课,每周一次。

经济造血:十年后,再看樱花烂漫

  跟着扶贫工作队继续走,就来到了村后的田地和山坡。山坡上,一排排果树枝叶墨绿,果实隐约可见。

  贫困户彭胖子,走路带风,憨厚能干,之前在广州打零工,生了五个女儿,他不堪重负回到村里务农,在扶贫政策的支持下,包山种树。

  扶贫工作队最早来考察时,哭笑不得。果树未经专业人员打理,只长叶子不结果,即便有果实也很小,卖不上好价钱。

  “之前没种过,不知道啊,就是听亲戚说的,亲戚也是半桶水,教到我手里就剩四分之一桶了。”

  扶贫工作队联络到了农业专家,聘请他们为驻场专家,每个关键环节都到现场指导示范,布置作业,并且定期检查落实情况,督促完成。

  在贫困户何胜承包的山顶,晚风吹过,远处一条小河流淌而过,夕阳下山顶的樱花树苗倔强生长,这是扶贫工作队帮扶种植的景观树苗。

  根据粗略估算,只要没有冰雹灾害,再有两个月果树收获,贫困户何胜就能获得几十万元的收入,扣除之前的成本,就能小有盈利,顺利的话,明年这个时候,甚至能致富,开上自己的新车。

  “十年后再来,这些樱花都开了,树下养些鸡,你再搞些农家乐,就美了。”林书记说。

  (本文作者为南方周末中国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已获《南方周末》授权转载,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010)6498 2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