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版:头版

新春走基层——脱贫攻坚一线见闻

用辛苦换来乡亲们的幸福,老值了!

作者:记者 乐舒 素文 摄影 曹立平

出版时间:2020-01-23

A- A+




安大娘坐在炕上连连称赞第一书记关永楠(右一)。



校团委书记李雨民(中)和第一书记李伟(右)向记者介绍5G﹢VR远程教育情况。

  今年三场大雪后,位于辽西的朝阳市银装素裹,“嘎嘎冷”。一路颠簸近两个小时,记者从朝阳市区到达了建平县北二十家子镇的烧锅地村。

  “那嘎基本是石头,啥都长不了。”指着不远处连绵的群山,烧锅地村的老乡告诉记者,他们祖祖辈辈能依靠的只有山脚下这块种满苞米的土地。“十年九旱”正是这片辽宁省贫困地区的真实写照,“没有水浇地,只能种耐旱作物”。2002年,烧锅地村响应退耕还林号召,人均耕地面积仅剩3亩左右,土质贫瘠且常年缺水,粮食“靠天收”,产量仅为正常耕地收成的三分之一,村民的日子过得紧巴巴,“不敢生病,也生不起”。

  精准扶贫政策推出以来,特别是辽宁移动派驻的第一书记驻村后,烧锅地和周边的几个贫困村都变了样:打水井、修村路,因地制宜搞养殖项目,贫困户越来越少;拉宽带、建5G,跟着潮流做直播,村里的年轻人拿到了发展的“金钥匙”。

养殖、打井、修路农民脱贫致富不再“靠天收”

  “老关,你又来啦!”烧锅地村建档立卡贫困户安秀兰紧紧地握着“老关”的手,布满皱纹的脸上写满了喜悦和感激。

  老关,就是关永楠,辽宁移动派驻烧锅地村的第一书记,驻村3年来的奔波让这个“80后”看上去颇有沧桑感。依托中国移动自主开发的精准扶贫系统,他协助村“两委”开展建档立卡工作,和村里的贫困户都老熟了。

  安秀兰的老伴很早就去世了,12年前的一场意外又夺走了她小儿子的生命。如今,73岁的安大娘独自一人生活,患有多种老年慢性病,基本丧失了劳动能力。

  “这孩子经常来看我,逢年过节就送米送油的。”安大娘笑道,老关还帮她买了5只小羊羔进行养殖,而且联系了合作社帮忙销售,“村里每年还给我分红呐”。

  安大娘所说的“分红”,就是产业扶贫项目带来的收益。2019年,辽宁移动捐赠54万元在朝阳市的贫困村建设了18个冷棚,每年可为每个建档立卡贫困户增收几百元。同时,他们在北二十家子镇启动了生猪养殖项目,带动当地460余位建档立卡贫困户入股,每人每年可获得入股收益100多元。

  “老关还帮着给村里修了路、打了井、建了小广场,太感谢咱这位好书记了!”安大娘坐在炕上连连称赞。

5G、宽带、直播年轻人拿到了发展的“金钥匙”

  “扶贫先扶智”。在帮扶贫困户脱贫致富的同时,驻村第一书记认识到,扶贫要从娃娃抓起,用知识改变命运。

  北二十家子镇的教育资源相对匮乏,能不能想办法让村里的孩子也享受到城里的优质教育?驻郭杖子村第一书记李伟一直在琢磨这个问题。

  拥有通信专业背景的他,认为5G是孩子们的机遇。“远程教育就是缩小‘教育鸿沟’的‘金钥匙’,而最新的5G技术,能提供大带宽、低时延的语音视频服务,可以让远在百里之外的老师实现‘面对面’授课。”

  李伟的想法与辽宁移动朝阳分公司党委班子的思路不谋而合。朝阳市的第一个5G基站就建在了镇九年一贯制学校附近,“5G来了,得让孩子们最先受益”。

  2019年3月,5G基站开通,实测下载速率达800Mbps;7月,辽宁省首个5G﹢VR远程教育系统在曾经戴了多年贫困帽子的北二十家子镇上线。在辽宁移动的牵线下,北二十家子镇九年一贯制学校与远在400多公里外的沈阳市文艺路第二小学成为共建学校。村里的孩子通过“5G ﹢VR”享受到和城里孩子一样的优质教育资源。

  “我特别喜欢到5G多媒体教室上音乐课。”“我还戴过VR眼镜,看到了非常漂亮的景色。”北二十家子镇九年一贯制学校五年级一班的王茗卉等同学争着与记者分享他们的学习乐趣。

  “学生通过5G网络与沈阳文艺路第二小学的师生进行互动,弥补了我们教学资源的不足。”学校团委书记李雨民告诉记者,远程课堂的视频、声音传输都很流畅,有了这样一套系统,不仅是学生受益,老师在教学和管理方面也有了更多的交流机会。

  新的信息技术不仅在学校“大显身手”,还将帮助烧锅地村的养羊专业户张晓亮打开致富的新大门。在驻村书记关永楠的引导下,他准备通过光纤宽带网直播喂羊、牧羊的过程,预计能吸引不少粉丝。如今,他开办的养殖专业合作社,羊存栏数超过1000只,年销售500余只。“有了关书记的支持,不管多苦多累,俺们撸起袖子加油干就是了!”

  据了解,近年来,辽宁移动精准扶贫力度不断加大,仅向北二十家子镇就派驻了多位精兵强将驻村帮扶,除了关永楠和李伟,还有孩子尚未满月就奔向岗位的王天宝,不畏难、不畏苦的李振和李国柱。对这几位第一书记,北二十家子镇党委书记暴宇频频点赞。“刚来的时候,我还真不看好他们,觉得这些白生生的年轻小子就是花拳绣腿做个样子。事实上,他们干了很多实实在在的工作,有能力、有担当。”暴宇说,这几个30多岁的小伙子,驻扎在各村快3年了,“整个村的老百姓都受益,而且,他们做事的态度也带动了本地干部工作作风的转变,这一点对乡村振兴的影响更深远”。

  2020年是脱贫攻坚决战决胜之年,剩下的都是难啃的“硬骨头”,驻村第一书记的工作将更具挑战性,也更辛苦。但是,在他们看来,“用自己的辛苦换来乡亲们的幸福,老值了!”

(010)64963755